当前位置: 记者团 » 聚视界 » 正文聚视界

【评论】 殇——观电影《狼图腾》有感

发布时间:2016年9月2日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:吴美珍

 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?是谁呼走奔腾广袤的草原?苍煌雄浑之歌唱奏在悠扬随性的蓝天白云,静谧旷野的幽蓝宝石镶嵌色泽斑斓的大理纹路,袅袅轻盈自信升腾。那片空灵荡澈了谁的心,谁的心又走上了孤独的旅途,只剩最后的灰色格调。

  无数黄沙飞扬的大地,炙热的心跳,青春的岁月,为你而跳,为你而烧。“腾格里”自然与生命的和谐,身体与灵魂的本质贴合,似广阔无边浅黄淡绿相间的草原,相携天边条条长长的“棉花糖”,一户户白顶“蘑菇”散发薄薄的晨曦之雾,那般柔软细长。优雅美丽的天鹅在上空似静似动地画出中国山水佳作“清徽淡远”飘渺之境,有还无处有还无;咩咩觅食的羊群在绿海中,浅吟仰俯间,绣上大片的白花;远处劳作的牧民策马奔腾,大衣合着风的旋律舞动,奔放热烈。人融于景,景映照着高原的红,他们世代在荒凉无垠的沙漠腹地,管他外界纷繁熙攘、世间变迁无常,遵从着“腾格里”民族精神中的圣洁角落,信奉文化祖先——团结、机智、勇敢的狼。这片沃土孕育着圣洁的光芒,滋养了高大威猛的身形,绽放的韵致如空气般被人全身气孔吸纳,原始的图腾神秘磅礴、古朴缱绻随之融就了这草原铮铮铁骨、不屈灵魂。草原与草原上的一切生灵都充分融为一体,自然的和谐,幻化成华胥之境。

  图腾,记载神的灵魂的载体!狼图腾,帮助生超度的载体!可却有谁为你的美而殇!有谁为你的裸露而泣!“笑点亮四面的风,星子在无意的闪”。这无疑是你反面内心的强烈抨击。鲜妍、明媚不复,或许正如片头雄浑苍凉的无际黄浪中,一杆被岁月斑蚀的木制长棍挂着风干的狼的血肉,长生天的暗示,注定消逝的孤独。

  自古红尘攘攘人群,往来名兮利兮权兮,奔波碌碌。不悟者,迷失在灯红酒绿、色彩缤纷绚丽的人造境中,洗澈那原先赋予的纯粹,脱掉了心灵的纱衣,坠入了肉欲痴妄。“精明无比”的商人为谋取暴利,利用人性的弱点,于大雪湖挖出全部草原狼为明年繁衍哺育后代的食物;因陷狼群产生执念的陈阵为进一步研究狼,冒险掏狼窝抓小狼,剥夺了狼的自由和生命的意义,冲淡了游牧背后的精神信仰;“体贴爱民”的场部主任为完成上级指派任务,突出个人业绩表现,不顾牧民劝阻,一意孤行地号召掏狼崽、剥狼皮,开启打狼大战,在精神最后的一片净土大搞不合理农业,使用大量枪支、炸药、化学药剂,野生的自然面目全非。大草原为之震动,悲哀的任人宰割,看着外人凶残粗暴地撕裂自己绿色外衣,用条条长鞭鞭笞着每一寸肌肤,炙烤、雨淋、霜冻等恶劣环境下,无处不在疯狂叫嚣,呼吸里都透着痛。大地之殇,草原之殇,文化之殇!悲歌阵阵,不是百战后硝烟弥漫的滚滚热血豪情,而是“到乡翻似烂柯人”的陌生悲怆。拿什么来拯救你,我精神的故土、心中的女神!

  曾经蓝水绿草白坞紫葛的波涛,不再推着金色的麦浪、大气豪情的嚎唱向前进,不再拍几只洁白或是五彩的贝点缀在绿色的沙滩,草原在无力的呻吟,它病了,在苟延残喘……

  犹记春风和煦和北风肃杀交换之际,寂寂无声的黑夜里,草原狼因饥饿、悲愤而迸发的无奈,随着幽幽眸中绿冷光在原野扩散,它们身形消瘦,苍老垂死却依旧苦苦挣扎,不愿放弃那份傲骨。我不知道是为小狼的回归自然是喜悦还是悲伤,喜悦它的最后存活,有一份希冀;悲伤它的孤独寂寞,狼性人性的抗击。是否,最后一切甄没于尘土,化作镜头天空的一片小水滴汇聚的飘渺云烟,就这样散了,停留只是时间的片刻罢了。所有的沧桑磅礴,曾经都已消逝!

  伫立窗前,心中澎湃,万物在黑夜被掩埋了原有的光泽,失去了白日里的娇艳活气颜色。游牧文化就这样在病中化作一柸黄沙,永远永远沉寂,是否是人的病逝?